北京朝阳58岁“女村霸” 欺行霸市14年 获刑15年

  • 韩语学习
  • 2020-10-20 19:22:07
  • 9877

  2018年8月23日上午,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的四十多名侦查员,悄悄来到孛罗营村。当天,他们抓捕的目标,是一个长期盘踞在这里的恶势力团伙。

  在村里的一间民房内,一位黄衣女人名叫贾会琴,58岁,外号贾三儿,是土生土长的孛罗营村人。别看她个子不高,年纪已近六旬,却是此次抓捕行动的头号目标。

  在被抓时,贾会琴还在说自己一生没做过坏事,民警们可别抓错人。

  可是在孛罗营村民们村民的口中,这位贾会琴可没少做坏事。

  一位自诩是纯朴善良的老实人、大善人,为什么在村民们的眼里变成了一位横行乡里的“土皇上”和“村霸”呢?这种反差的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?

  孛罗营村位于朝阳区王四营乡的东南部,地处城乡结合部。随着近几年的城镇化发展,五方天雅汽配城、盛华检测厂等汽修、五金、物流等产业相继在孛罗营村拔地而起。

  一夜之间,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四面八方涌来了大批寻找商机的生意人。而与此同时,也有人看到了另外的机会,开始蠢蠢欲动。

  一、女村霸现形

  2018年3月初,朝阳区纪委监委、朝阳公安分局陆续接到涉及贾会琴的举报信。信中反映贾会琴及其亲属长期欺压百姓,以收取卫生费、保护费、停车费等名义非法敛财,他们豢养打手,在孛罗营村一带欺行霸市、称霸一方,是一位令百姓胆战心惊的女村霸。

  为了查清事实,朝阳公安分局立即成立了代号为808的专案组,对举报信中反映的问题展开调查。

  二、村霸的“生财”之道

  村里的商户李先生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,他说在孛罗营村做生意的一年里,贾会琴多次“找茬”,隔三差五就要对商家“查一查”,这让李先生十分上火。

  李先生告诉侦查员,贾会琴家里有兄弟姊妹六人,贾会琴排行老三,村里人明着叫她三姐,背地里都叫她“贾三儿”。据李先生回忆,从2004年开始,贾会琴就在收取各家各户的卫生费。

  很多人都觉得挨家挨户收费,是件得罪人的事情,费力不讨好。可偏偏贾会琴不怕,她与村里签订了一份协议,并承诺每年交给村委会20多万的费用。

  在孛罗营村村民自治章程中明确规定:外来人员租房交纳的卫生、水电维修等费用为每月15元,而外来商户需要交纳的费用为每月25元。可自从2004年,贾会琴担任收费组组长后,有了自己的一套收费标准。

  贾会琴以村委会的名义,自称是村里的“贾主任”向村里的商户收取卫生费,村里固定的摊位,贾会琴会收取每个月300至400元的卫生费,对于流动摊贩,卫生费则是每个月1200元到1500元。

  随着孛罗营村的不断发展,外地商户从原来的十几户到现在的一百多户,但是贾会琴上交到村委会的费用却在逐年减少,由原来每年的20多万,降到了现在的八九万。渐渐地,贾会琴把每年节流下来的几十万元,还有随意多收取的费用上百万元,都装进了她自己的腰包,据侦查员初步估算,仅卫生费一项,贾会琴每年就有二百多万元的收入。

  侦察员还了解到,如果商户和贾会琴关系不好,那么卫生费就会从300至400元原地涨到500到600元,可以说对商户收取多少卫生费,全看贾会琴的心情。

  三、恶势力渗入村委会

  收取卫生费让贾会琴尝到了甜头,但这甜头并不能满足她的贪欲。接下来,她把贪婪的目光又聚焦到了租住在村子里的小商贩们的身上。为了让自己的计划得逞,她在村委会里软磨硬泡、撒泼耍混,并暗示村委会的领导,想给儿子赵辉、侄子赵峘谋个一官半职。由于村委会的领导都忌惮贾会琴,无奈之下,让她的侄子赵峘当上了村里的联防队长。

  可这位联防队长的职能可不是保一方平安,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贾会琴的指使下向村里的商贩们收取保护费。

  这些商贩们成了贾会琴的“摇钱树”,为了能收取保护费,贾会琴等人阻碍城管执法人员执法,因为一旦城管执法人员对部分违法商贩清理后,贾会琴就没法收取保护费了。

  贾会琴为何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实施她的违法行为,是谁让她这样有恃无恐呢?

  时任王四营乡城管队的副队长陈浩,和负责孛罗营村的流管员池男,就是贾会琴的靠山之一,在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之下,庄严的行政执法权竟然成为贾会琴等人威胁他人的工具。

  除了让侄子赵峘当上了村里的联防队长,贾会琴的儿子赵辉、弟弟贾国祥,也都先后在村里担任重要工作:赵辉负责水电组、贾国祥是村里的停车管理员。贾会琴在孛罗营村的势力越来越大。

  四、强占民房事件

  村里的商户王志刚,2015年从老家山东来到孛罗营村,经营一家超市,而后又从村民杨某手中租下了6间门脸房,将6间改成5间后租了出去。

  让王志纲没有想到的是,超市和出租房没经营多久,贾会琴就带人找上门来。

  贾会琴指着超市和出租房说这几间房子是违建,然后通过断水断电、焊门的方式,企图强占这五间房。

  红色的大铁门是院里租户进出的唯一出口,同时也是超市的安全出口。贾会琴曾找人用大铁门将出口封死了一个月,里面的十几家租户进出不得。不仅如此,王志刚的房子还被断水断电,一个月后王志刚将这几间房子拱手让给了贾会琴。

  从2004年到2013年,孛罗营村村委会先后换了三任村支书,贾会琴的势力越来越大,从自己一个人在村委会里撒泼耍混,到指使一个团伙凌驾于村委会之上为非作歹。在此期间,孛罗营村村民多次向村委会以及上级单位匿名举报,但最后都石沉大海。

  北京市朝阳区纪委监委的郭孟雄告诉记者,贾会琴家族有一个特点就是“难缠”,有些村干部为了不和贾会琴一家硬碰硬,采取了一些缓和的方式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包庇纵容贾会琴一家,贾会琴家族正是利用了这种心态,一步一步达到了自己的目的。

  从2004年到2018年,贾会琴团伙依靠收取卫生费、保护费、强占土地等违法手段不断获取暴利,先后敲诈本地村民、外地商户、游商100多家,目前已经查证属实的敲诈金额高达109万。凭借这一笔笔不义之财,贾会琴成为富甲一方的女土豪,同时凭借宗族成员在村里的影响力,贾会琴开始在孛罗营村有恃无恐。

  五、小学持刀伤人事件

  2017年9月27日下午4点多,在朝阳区垡头某小学门口,两名男子手持匕首,追打一名被害人,并将其刺伤。

  这起案件的主使者正是贾会琴的儿子赵辉和儿媳王莉。

  据受害人王某介绍,她的女儿和赵辉夫妇的儿子是同班同学。案发头一天,因为琐事,王某和赵辉的妻子王莉在家长群里发生了口角。在第二天放学的时候王某想要和他们理论,却差点让自己送了命。

  监控录像显示,当时,学校门口西侧站满了学生和家长。头戴黑色鸭舌帽的是贾会琴的外甥女婿任绍华,他将赵辉的儿子带离现场后,王莉便和王某争吵起来。

  随后,王莉掏出事先准备好的辣椒水,朝王某的脸上喷去。而躲在人群中的赵辉和任绍华手持匕首,将王某扎伤。

  在学校保安的帮助下,身中十一刀的王某被送往医院抢救。经法医鉴定,王某的伤情属于轻伤二级。

  一个月后,王某出院回家养伤,贾会琴找上门来。

  贾会琴告诉王某自己在孛罗营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如果王某跟自己和解,贾会琴还会认王某做自己的干儿子,同时会给王某的儿子三十万元。

  王某断然拒绝了贾会琴的和解要求,可是接下来贾会琴先是言语威胁王某,然后就是三天两头上门骚扰。

  为了家人的安全,王某被迫接受30万元达成双方的刑事和解。

  王某的女儿睹了父亲被人伤害的整个过程,如今经常还会在睡梦中被惊醒。

  平息了小学门口捅人事件,贾会琴居然还把这件事作为案例在孛罗营村大肆宣传,村民们也都知道了,贾会琴的儿子捅了人,最后没有事。从此,贾会琴一家在村民们眼中就是手眼通天、黑白两道通吃的一家。

  霸占基层政权、横行乡里、巧取豪夺、视法律于无物,贾会琴和她的宗族式恶势力团伙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。

  六、收网!

  经过半年多的缜密侦查,808专案组于2018年8月23日,展开收网行动,贾会琴恶势力团伙成员相继落网。

  在整个孛罗营村望去,最高的房子就是贾会琴的家,这栋自建的三层小楼房子周边安装着监控探头,在村子里格外显眼。

  侦查员在搜查时,发现了一个保险箱。打开一看,里面装着298万元现金。实际上,贾会琴的非法所得远远不止这298万。据了解,她在河北省还拥有房产,账面上还趴着600余万元的理财产品。

  贾会琴心知肚明,自己做的事情并不光彩。于是,为了掩饰自己的犯罪所得,她不敢将钱一下子都存入银行,而是专门购买了保险箱来存钱。

  贾会琴恶势力团伙覆灭后,朝阳区监察委员会对乡村两级15名存在失职行为的党员干部进行了违纪处理。

  原王四营乡城管队副队长陈浩、协管员池男,因涉嫌滥用职权罪也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。

  朝阳公安分局扫黑办副主任张会生:“通过这次扫黑除恶行动,在朝阳区的城乡结合处和农村地区影响巨大,对在村里横行霸道的人起到了一定震慑作用。”

  2018年1月23日,党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。中央部署扫黑除恶工作任务时明确了12类重点打击对象,“村霸”等黑恶势力便是其中之一:利用家族、宗族势力横行乡里、称霸一方、欺压残害百姓的“村霸”等黑恶势力。经过公安、纪委、监委、检察院,长达一年的联合办案,专案组初步梳理出贾会琴恶势力团伙涉及的案件有6起,涉及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和故意伤害罪三个罪名。

  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已将此案诉至朝阳区人民法院。

  七、惩戒!

  2019年11月12日,以贾会琴为首的宗族式村霸恶势力团伙案,在朝阳区人民法院温榆河法庭开庭审理。

  经过一年多的审理认证,公诉机关认为,贾会琴恶势力团伙实施的七起犯罪事实证据确凿,应以寻衅滋事罪、敲诈勒索罪、故意伤害罪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  公诉机关认为,从行为对象来看,被害人均在孛罗营村进行租住,从事经营的外来人员,或与贾会琴家族产生矛盾、过节的人员,人数众多且具有不确定性。

  从行为手段看,贾会琴团伙用依仗家族势力获取钱款、逼迫调解等目的,甚至不计后果、不惧影响,持刀在学校附近实施伤害行为。从行为结果看,贾会琴团伙犯罪活动持续时间长,严重扰乱了相关区域的经济、社会、生活秩序,致使村委基层组织,村群众自治组织管理弱化,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,符合恶势力的认定标准。

  2019年12月30日,朝阳区人民法院对贾会琴恶势力团伙案作出一审判决。

  被告人贾会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,剥夺政治权利2年,罚金人民币一百六十万元,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,剥夺政治权利2年,罚金人民币160万元。

  被告人赵辉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,罚金人民币四万元,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,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4年6个月,罚金人民币4万元。

  被告人赵峘犯敲诈勒索罪,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,罚金人民币6万元,犯寻衅滋事罪,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6个月,罚金人民币6万元。

  被告人赵大雪犯寻衅滋事罪,判处有期徒刑2年。

  被告人任绍华、王莉犯故意伤害罪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和9个月,王莉缓刑一年。

  被告人贾国祥犯敲诈勒索罪,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。

  当天,法院还对王四营乡城管执法队副队长陈浩和流管员池男,作出一审判决。

  陈浩犯滥用职权罪、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3个月。池男犯滥用职权罪,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。

  自此,最终这几位黑恶势力成员,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  八、孛罗营村现状

  《法治进行时》记者再次来到孛罗营村,距离贾会琴及其团伙成员被抓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,当初被贾会琴欺压过的商户们见到记者依然是格外的激动。

  基层管理者的软弱、队伍的涣散,基层管理制度的漏洞,监管的缺失,让一个在村里撒泼耍赖的恶妇在十多年间野蛮生长,最终形成了宗族式的恶势力团伙,这个教训是深刻的!

  如今的孛罗营村选出了新的村委领导班子,班子成员以“守初心、敢担当、找差距、抓落实”为主题,定期组织学习。孛罗营村的村风在一天天改变,村民对基层组织的满意度在一天天提升。

来源:法治进行时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